雪乡百科

广告

流油的黑土什么样?

2011-06-24 12:16:02 本文行家:雪乡白桦

黑土地如同石油和煤炭一样,是大自然漫长孕育而成

雪乡雪乡


 女儿问我见过流油的黑土地吗? 
       我说:“见过。小时候爸爸主要就是在这样的黑土上种地。” 
      “你说说是什么样的?” 
       “是特别细腻的一种土,光脚踩在上面,滑溜溜的黑泥就会顺着脚趾缝挤出来,比蒸馒头包饺子的面团还要细腻,感觉特别地好。”  
        “用力挤压就能挤出油来,对吗?” 
         “不对。那不过是一种比喻,并不能真的出油。只是一种土,怎么会有油呢?再说了,如果真有油的话,就不能长庄稼了。因为土质黑黑的,没有一丝杂质,用手挤压后,挤出来的表面都是黑亮黑亮的,像是涂抹了一层油脂,人们就比喻说是能挤出油来。同时,也是形容土质非常肥沃的意思。” 
         “不是所有的黑土都能比喻成能挤出油来吧?” 
         “那是了。只有比较原始的土地,没有被人类破坏的地方才可能存在。经过开垦之后,几年时间就不再有流油的感觉了。你怎么想到问这个问题了?” 
          “我们老师说的,还说人类破坏了大自然,咱们黑龙江真正的黑土地越来越少了。” 
           原来是这样。 
           随着女儿学校开设课程的增加,女儿的问题越来越多了。天南海北,天文地理,东一个西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冷不防就会被女儿提问到。能被女儿信任被请教总的来说还是很自豪的,很能找到当爹的感觉。不过,有时候赶上心情不好,而且问的问题比较难以回答的时候,也会表现得比较烦躁。 
          “宝贝,你这么喜欢问问题,是不是觉得爸爸特有知识?” 
           “哼!有时候人家想你请教,你还不耐烦,真是不识好人心。不过,总的来说表现还不错。” 
          哈哈,向我请教问题,她倒成好人了!不过,不管是因为我的态度问题,还是因为不能完整地回答好女儿的问题,事后我都会自己进行认真反省的,也督促自己更加注意学习和积累,尽量不要被女儿问倒。实际上我是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了,只能努力做个称职的父亲。 
        关于流油的黑土地的问题,别说生活在城市中的女儿没有直观的感觉,即使是号称生活在白山黑水间的成年人,也不一定都会真的清楚。 
      小时候生活在山里,父辈们虽然是林业职工和家属,但因为都是农民的后代,所以在正常的工作之余,都要开垦和种植一些自留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对于森林保护不像现在那么严格,而人们种地又不用上缴任何赋税,只是为了解决蔬菜问题和养个鸡鸭猪狗,种多少全凭个人心情。产品不是为了买卖,纯粹自家食用,所以就特别讲究个味道。不但不上化肥,少用农药,而且连农家肥也尽可能的不用。一方面,可以减少投入。毕竟主要靠业余时间耕种,多收少收都没关系,想多收多种点就有了;另一方面,不用农家肥,就会减少害虫发生的几率,就会不用或少用农药。 
      流油的黑土主要分布在沼泽地里。应该是几百年上千年的沼泽地吧?春天杂草自然地生长起来,秋天又枯死下去,沉积在泥塘里,年复一年。草的根部不断纠结和蔓延,形成了一个个的塔头墩子;塔头墩子之间的空隙则被枯草填塞,腐烂后增加了沼泽的粘稠度。经过相当漫长的年代和质变量变过程,沼泽从一个令人生畏的死亡之地变成了人们可以小心出入的草甸子。 
      只有了解草甸子习性的人才可以出入。与平常人们走路选择平坦的地方落脚相反,在草甸子里必须选准那些高高的包包下脚,那包包就是塔头墩子,是一个个悬浮在淤泥上的经过千百年修炼的草根家族。而包包之间看似非常平坦,干干爽爽的草地,则是一个个的陷阱。对于第一次进入草甸子的人来说,别人善意的提醒是没有用的,即使是跟着别人身后行走一般意义也不大。因为那些塔头墩子一般只有脚掌大小,软绵绵的,上面的草叶比刚洗吹过的头发还要光滑顺溜,很不容易站稳。走得没耐心了,看着塔头墩子间干爽平整的草地,经受不住巨大的诱惑,腿脚自然会迈向那些轻便之处。一脚下去,后悔也晚了,感觉整只脚怎么也探不到底。轻者积水没过脚脖,或者没过膝盖,重者整个人跌坐下去,紧紧地就近抱住一个塔头墩子,狼狈样就别提了。如果要是没有别人的帮助,完全靠个人力量爬起来,两只胳膊和上衣肯定也会弄湿的。草叶腐烂的锈迹粘在衣服上,和掉进河里的区别是很明显的。和红军当年走过的草地不同,家乡人几乎每个人都有陷进草甸子湿鞋的经历,但没有人为此丧过命。 
     就是这样的草甸子,父辈一般选择边缘地带地势稍高处,用铁锨把塔头墩子铲断,翻扣过来,形成一个个两米宽的大垄,垄沟一般半米多深,用来渗水和排水。这样的大垄扣成之后,要放上一年,一方面是需要排水,另一方面,翻扣的草根也需要时间死亡和腐烂。塔头墩子下面就是我前面说的那种极细腻的、能挤出油来的黑土了。但第一年人们基本不用。第二年也只是在上面零零散散地栽种一些卷心菜之类的,并不指望有多大收成,不是仍然闲置而已。一般到了第三年,一个个大垄里的水也排得差不多了,人们再把大垄一个个打开,把深深的垄沟填平,把当初一团一团的塔头墩子尽量弄碎些埋在下面作底肥,而把下面的黑土翻上来,就可以正常种植任何蔬菜了。这样的地里种出来的大葱比较甜,种出的萝卜咯嘣脆,种出的白菜可以当水果吃,种出的土豆煮熟后粉的拿不成个。 
     前后历时三年开垦出的一块地,不用任何肥料和农药,也只能种植个两、三年,就由生地变成了熟地,地力不行了,也开始有了蛆虫,于是改种黄豆、玉米等作物。再种个几年,看看产量越来越不好,于是就被弃置撂荒了,任由杂草丛生。若干年后,某一天被某人再次开垦。 
     所以,黑土地如同石油和煤炭一样,是大自然漫长孕育而成,且不可再生。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个文革下放山区的林业专家,受到当地人们开垦草甸子种地的启发,平反后很快发明了在草甸子里扣大垄植树的成功经验,并被迅速推广。几年间,家乡大片的草甸都被栽上了落叶松,于是,草甸子消失了,流油的黑土地在山里也难得一见了。

分享:
标签: 黑土地 流油 草甸子 塔头墩子 大自然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