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乡百科

广告

怎么就成了偷雪板的贼?

2011-10-16 14:41:04 本文行家:雪乡白桦

之所以能很快速地破案,并追查到到我们身上,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呢。在他们去那个仓库的时候,我在路边不停地跺脚,就留下了许多的脚印,一个小孩子的脚印。而当天去滑雪场的小孩子,只有我一个,所以,只要了解是谁和我一同去的,就知道是谁是元凶了。

 

2011年9月29日的第一场雪2011年9月29日的第一场雪

说到雪乡,如果不说滑雪,总觉得亏欠点什么。不过,说实话,真是很遗憾,从小就在那一望无际的雪野里嬉戏、滚爬,却不会滑雪。不仅我不会,生活在雪乡的大人和孩童,会滑雪的也极少。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双峰林场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雪和天然滑雪场,却缺少滑雪的工具——雪板和雪杖,当时来说那都是难得的奢侈品。滑雪板主要是白桦木材质的,也有竹子的。白桦木质地的最好,摩擦力小,不易变形;雪杖都是竹子的,两节比较匀称的竹竿,下面套上一个金属的锥形头。不像现在都是高科技产品了。

      第一次听说滑雪板这个名词并且见到滑雪板,还是在我十岁左右的时候。因为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使我从此牢牢地记住了滑雪板。这件事情,始终让我觉得蹊跷,一直也没有也没有弄明白。弄不明白并不是事情本身有多复杂,主要在事情刚刚发生的几年里,我不敢去探讨和深究,更多的是想回避;等到了想弄明白的时候,已经过去二十年、三十年了,当事人都各奔东西。不过,说回来了,即使找到当事人,也不一定就会像我这样耿耿于怀,他们也许对这件事早就没有什么印象了,特别是对于当初的动机和细节,恐怕也不能回忆起多少来了。毕竟,事情发生的时候大家都还是孩子。

     和往常同样的一个冬天,我到双峰林场走亲戚。因为年龄小,外面又到处是可以埋没我的大雪,大人是绝对不允许我自己出门的。可是,那窄小的屋子和院子的活动空间又不可能让我满足。没有办法,只有整天像个跟屁虫似的跟着表哥东游西逛,走东家串西家。那个时候并不觉得那洁白的、厚厚的雪有什么美。不但不美、不可爱,而且还很烦人。因为雪大,不但院子变小了,就是走出院子,人的行动也被大大的限制了。无论去哪里,都只能限定在那三、四十公分宽的小路上,而且必须要小心翼翼地走在上面。小路的两边是高出路面四、五十公分甚至一、两米的雪墙。走在路上遇到对面来人,一个人就必须要停下来尽可能的靠边站着,侧身避让,才能保障两人的平安。两边的雪墙并不是真正的墙,称为陷阱更准确,只要不留心踩上去或者靠上去,就会深深的陷进去。对于大人来说,不小心陷进去,一般来说,也就是把脚拔出来,再脱下鞋子,倒干净进到里面的雪就可以了。但对于只有小孩子来说,如果没有别人的帮助,就只好自己用比较难看的姿势重新爬回到路面上来了。所以,如果在路边看到一个一、两米直径的坑,就会知道,肯定是谁家的孩子在这里进行过一番艰苦的挣扎,冻得够呛不说,回家还少不了因为全身都是雪而挨骂。

     一天上午,跟着表哥到邻居家去玩,具体玩了些什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反正就是在屋子、院子和放柴禾的棚子之间乱窜。那个时候,冬天想找个雪小的地方真是难呀!玩了没有多大一会儿,他们那些十五、六,十七、八岁的大孩子开始了小声的密谋,隐约听他们好像要去解放军八一滑雪场。很快,他们开始劝我自己回家。这是不想带我了,当然不能答应。无论怎么劝说,我就是要跟着,并威胁他们,如果不让我去,就告诉大人,谁也别想去。最后,没有办法,就带着我一起出发了。当时的解放军八一滑雪场还不是现在的位置,而是在林场北面四五公里的地方。

       我跟在后面,很快就走累了。因为距离林场越来越远,即使道路上的雪也不再是那么结实了。虽然努力把每一步都踩在前面人的脚印上,但仍然要陷没到膝盖的位置。并且开始起风了,寒冷的北风扬起雪沫抽打在脸上,如刀割一般。四周到处是白茫茫的,远处的山上还能看到露在外面、比较矮小的松树、风桦树和杨树的树冠(双峰林场的山上只有那种树皮如同爆裂的鱼鳞般的被称作风桦的一种桦树,而没有表皮洁白光滑的白桦。但它们的叶子都是一样的)。毫无变化、白得刺眼的雪景,很容易就让人视觉疲劳了。加上风吹的睁不开眼睛,我很快就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脚下只是机械的向前迈动着。走了很久,到了滑雪场,比较幸运,正赶上解放军运动员正在训练。那一次也是我记忆中唯一一次近距离观看滑雪训练。我们来到滑雪场地的山脚下,远远地看着那一个个运动员飞一般地从山上依次冲下来,重新又提起了我的精神。看了一会儿,正赶上一个运动员在半山腰的地方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人就摔倒了。只见一只雪板甩了出去,而另一支雪板还挂在脚上,连同人一起在雪道上几个起伏,就越过了几百米的距离,眨眼间摔在了我们面前不远的地方。可把我们吓坏了,以为这个运动员肯定会伤的很严重。可周围并没有人去救援,只见那个运动员很快自己就站了起来,又爬上山坡四处捡起散落的雪板和雪杖,然后回营地去了。其他人的训练丝毫不受影响,也许这样的问题经常出现吧?已经习以为常了。那里的雪都是纯天然的,又比较厚、比较松软,如同大面积的羽绒地毯,所以,人摔在上面才会没有任何问题。如果换成如今那硬硬的人工雪,恐怕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没多久,运动员都回营地吃午饭去了,我的肚子也饿了,大家就开始往回走。但走了不远,让我站在公路上等着,他们几个下了公路,趟着齐腰深的积雪,向远处的一个被雪埋了半截的房子走去。我看他们走远了,心里有点胆怯,就大声的喊他们。他们又派一个人返回来,很神秘的警告我不要出声。我感觉他们要做的事情很怕别人知道。没有办法,就在公路上远远地看着,因为那么深的积雪,我肯定是没有办法过去的。我就在公路上来来回回的跺脚御寒。他们到了那个房子近前,其中一个人撬开了房子上的木板,钻了进去,然后,从里面拿出来一些什么东西。扛起那些东西,他们快速的跑上公路。到了近前,我问是什么,他们也不让问,领着我快速的往家里走。一路上都是神神秘秘的。就这样,我又饿着肚子跟着走了近十里地。回到家,他们把扛回来的东西都插进邻居家院子里的积雪里,仔细地消除掉所有痕迹,并再三告诫我对谁都不要说,否则,就再也不带我玩了。

     我稀里糊涂的回到大姨家,一边吃着饭,一边应付着大人对午饭都不回来吃的盘问。这一天我在雪地里来回走了差不多有二十里,虽然小时候我比较能走路,但也累得够呛,吃完饭就睡着了。等有人把我叫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看看屋子里所有人的表情都很严肃,我知道可能是发生什么大事了,也不敢问。后来,在他们的言谈中,才知道表哥他们已经被治安员叫到派出所去了,他们偷东西了。这时我才意识到,他们扛回的东西是偷的,怪不得拿回家就藏到雪里。再后来,听说本来我也应该去派出所交代问题的。因为同去的一个年龄最大的哥哥说我什么也不知道,弄不好,会吓着我的,所以才没让我去。

        之所以能很快速地破案,并追查到到我们身上,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呢。在他们去那个仓库的时候,我在路边不停地跺脚,就留下了许多的脚印,一个小孩子的脚印。而当天去滑雪场的小孩子,只有我一个,所以,只要了解是谁和我一同去的,就知道是谁是元凶了。

        表哥他们扛回来的东西就是滑雪板,是八一滑雪队的运动器械。不过,这些滑雪板都是用过了淘汰下来的,所以才会被放在野外的一个破仓库里。听解放军方面的管理人员讲,如果喜欢滑雪,本来可以把这些淘汰下来的滑雪板送给我们的,解放军也鼓励青少年都来练习滑雪,但不经允许,弄坏了仓库进去偷窃就很不好了。解放军方面的管理人员表示,如果只是一些孩子因为喜欢滑雪采取了错误的行为,而没有其他的目的,批评教育一下就算了。不过,从来没什么事情可做的林场里唯一穿警服的治安员,对这件事情可不想轻易放过,好像他终于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立功机会。又是要立案,又是要送到林业局的看守所,还要把我也一起带走。总之,虚张声势的就是要把事情弄大,要各位家长买他个人情。但因为都在一个林场里生活多少年了,对他的为人都很了解,偏偏所有的家长都不去他那里求情。在家长那里,都见过解放军的管理人员了,也都知道怎么个处理意见了。所以,也想借这个机会吓唬一下这些无法无天的孩子,乐得让那个治安员在那弄景。最后,这个事情不了了之了。据说,在邻居家起出来的赃物——滑雪板,八一滑雪队方面并没有收回,打算在这些偷窃者认错之后,就送给他们了。这样的好事当然不可能实现了,都被那个治安员给截留了。后来表哥他们又多次找治安员交涉,也没有结果。

     就这样,我认识了滑雪板,也稀里糊涂的做了一次贼。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听到“滑雪板”这个词,就如同听到别人说我是“贼”一样,非常难过。所以,别说要滑雪了,躲还来不及呢!

分享:
标签: 滑雪板 偷窃 八一滑雪队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雪乡白桦生于斯长于斯,深深热爱着大山深处的一草一木,更钟情于漫漫冬季那宛如童话世界的皑皑白雪。